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做人流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10:14:4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做人流的医院,在北仑做人流哪家医院最好,慈溪最好的无痛人流价格,在余姚无痛人流要多钱,奉化附属医院做人流,余姚做人流哪个,余姚人流哪家的好

名家荐名人⑧

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,四川人才济济,单以鲁、郭、茅、巴、老、曹这样的“座次”,四川就占了前六席中的两席。

但有一位四川作家却似乎为大众所遗忘。巴金称他为“鲁迅、茅盾之后第一人”;同窗郭沫若盛赞他是“中国的左拉”;刘心武则说他是自己“最崇拜的中国作家”。他,就是李劼人。

近日,茅盾文学奖得主、《百家讲坛》讲者刘心武接受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专访,畅谈这位被遗忘的文学巨匠。

“他作品里的四川味棒极了!”

李劼人1891生于成都,原名李家祥,是中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、翻译家。生前笔耕不辍,各种著译作品达600万字。

李劼人的小说代表作《死水微澜》《暴风雨前》《大波》,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被称为“大河三部曲”。其中,创作于1935年的长篇小说《死水微澜》是其公认的最出色的作品。

小说讲述了主人公邓幺姑与三个男人爱恨情仇的一生,真实展现了1910年代四川普通百姓的生活画卷和时代风貌。通过写纷纷芸芸的市井小人,窥探时代的秘密和人类的情感。在文坛众多名家眼中,《死水微澜》的文学价值毋庸置疑。

在刘心武看来,小说文本具有魅力,比什么都重要,而《死水微澜》“文笔好极了”!

“真真是可以令人羡慕的笔!”郭沫若也曾高度评价这位昔日同窗的写作技艺,称赞其凭借着各种典型人物,把过去了的时代,活鲜鲜地形象化了出来。

李劼人作品中浓郁的巴蜀风情,是另一个独特之处。他对成都市井生活有着充分的了解,且将四川方言融入写作中,尤为生动,“他作品里的四川味棒极了!”刘心武接连称赞。

“曾凭借超高的文学造诣享誉文坛”

著名汉学家、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曾说:“对能够阅读并欣赏中国文学的人而言,鲁迅、李劼人、沈从文……显然是足以登上世界文坛的。”

而如今,李劼人其人其文却鲜为人知。不仅学界和文坛对李劼人的研究和关注甚为稀少,近年来李劼人的代表作“大河三部曲”推出新版,各方反响亦颇为冷清,令人唏嘘。刘心武曾在一场读者交流会上向来宾力荐李劼人的《死水微澜》,结果有听众问:“作者名字是哪三个字?李杰仁?”

“李劼人曾凭借超高的文学造诣享誉文坛,但随着时间流逝却逐渐被边缘化,遭受冷遇。”刘心武为此惋惜不已。

曾与巴金、茅盾齐名的一代文学大师为何会被淡忘?有评论家认为,李劼人在1919年赴法留学,归国后偏安于巴山蜀水,是一位创作上的“离群索居者”,这是他被淡忘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即便《死水微澜》在当时“甫一出版,轰动一时”,他后续发表的《大波》系列也没有像巴金、老舍和茅盾的作品一样广为流传。

“他不能再被埋没了!”

关于李劼人,曾有这样一段记载。上世纪30年代,日军飞机轰炸成都,李劼人携家人从城内疏散到郊外沙河堡乡间,在一菱角堰边修了一个以黄泥筑墙、麦草为顶的栖身之所,并在门楣匾额上题了“菱窠”二字。

据记载,这里曾掩护过许多“地下党员”。著名作家、电影《让子弹飞》的小说作者马识途被通缉时,就曾住在“菱窠”。

2014年,马识途著书《百岁拾忆》。书中写有这样怀念李劼人的句子——只窝在成都近郊他自己的草庐“菱窠”里,种他的自留地,即修改他的大作《大波》,悠然自得。闲时他也约作家沙汀等几位朋友去他那里喝小酒,烹茶清谈,不及国家大事。

“菱窠”廊柱上,曾悬挂着李劼人的两副对联:“历劫易翻沧海水,浓春难谢碧桃花。”“人尽其才,地尽其力,物尽其用;花愿长好,月愿长圆,人愿长寿。”

而今桃花仍在,斯人已去。

位于成都市郊的李劼人故居纪念馆,庭院中有溪水、曲径及屋主生前手植果树花木多株,已于1987年正式对外开放。但游人稀少,门可罗雀,刘心武直呼“太可惜”。

“李劼人的文学成就,长期以来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,其价值和地位被严重低估了。是时候捡起来了,他不能再被埋没了!”刘心武言辞恳切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许雯

人|物|名|片刘心武

1942年6月4日生于四川成都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、红学研究家。笔名刘浏、赵壮汉等。曾任中学教师、出版社编辑、《人民文学》主编、中国作协理事、全国青联委员等,并加入国际笔会中国中心。其作品以关注现实为特征,以《班主任》而闻名文坛,其长篇小说《钟鼓楼》曾获得茅盾文学奖。20世纪90年代后,成为《红楼梦》的积极研究者,曾在中央电视台《百家讲坛》栏目进行系列讲座,对红学在民间的普及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。 分享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做人流哪里医院安全